当前位置: 广东高考网 > 常用文书 > 作文 > 时间:2016-10-31 15:30:07

老师谢谢你


------分隔线----------------------------

老师,你像蜡烛一样,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老师,你又像指路灯,指给我们前进的路.

记得 以前,我字写得很慢.你还是那样关心和照顾我.你在黑板上一边写字,一边说:"同学们,你们字写好没有?"可全班就我一人没写好,在你的耐心帮助下,经过半个月的努力,我的字不仅写得好,而且又快了。这些都是老师你的鼓励,谢谢你,老师!

老师,是你让我改掉做事粗心大意,马马虎虎的缺点.以前,我做题很不认真,常把0写成6,同学们经常嘲笑我你却鼓励我,处处帮助我,给我讲粗心会带来的后果,在你的教导下,我慢慢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并开始改正粗心大意,马马虎虎的毛病。

老师,你真好.


老师,告诉你我的真心话

时间拉成了回忆,小学的光阴即成为一本回忆集。永远不会遗忘回忆集中的那个身影,永远不会遗忘您,永远不会遗忘你教我的道理。

您让我学会了宽容。您有时因为教育学生而使一些不明白您的学生在心里播下了对您仇视的种子,一心想着要怎样才能报复您。一些同学写出骂您的话,污辱您的人格,一些同学在您生病的时候暗地里诅骂您,您批评了他们,要他们学会尊重,您并没有因此也恨他们,您从这里,教会从这件事教会了我宽容,让我明白了怎么宽容地对待别人,明白了怎么才能够做到宽容,就是敞开心扉,原谅别人,体谅别人。同时,我也知道了,那也叫作饶恕。

您教会了我用情商和智商作比较。您一字一句地告诉我们,智商再高,如果情商为0,反而会让别人鄙视你,但是情商高,智商再低,也会有人来靠近你,与你做朋友,因为这会让靠近你的人感到亲切。总而言之,老师谢谢您!


老师,我要控告你

在我们六年二班这个风云市场中,有3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风云人物,而我,却要将他们告上公堂,请看以下罪状:

原告:我

被告:原告的班主任

本县县衙:创网的编编和创友

衙门生堂,“威~~~武~~~”县衙一拍惊堂木:“带原告!”“带~原~告~!”随着师爷比太监还要尖的声音后,原告被带上了公堂。“方才堂下何人击鼓?”县衙问。原告急忙回答:“是小的!”“你有何仇何冤,快快诉上!”

原告申诉:小人xxx,是xx书屋(如:三味书屋)的一名学子,我要告俺们的先生。先生向来作业繁多,唠叨众多,挖苦很多,批评超多……#¥%&*/!一系列的苦头使我们手酸死,脑袋重死,身体累死……我们是叫苦的叫苦,吃药的吃药,总之,我们的病源就是先生她布置的作业!

“来呀!传被告上堂于她对质!”“传~被~告~”(中场休息,广告时间:今年送礼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被告被押上了公堂:“老爷,民女做了何等好事,怎敢上公堂来?民女还要到xx书屋给孩子们上课呢~xx,你怎么在这?还不去书屋念书去!”县衙腼嘴一笑,大大方方的说:“xxx,你的学生告你作业繁多,把他们累得要去吃药!有没有这事?”

被告反驳:小人企会做出害学生的事!多做作业对学生也不无坏处!也只怪他们无学习之心!

后果:县衙一边点头,一边理着胡须想:有道理,可原告也是有冤而来,又怎能让她有冤而去?实在坏我名声。于是,县衙一转身,丢下一句话:“此案明日再审,退堂!”(幻想后果:罚先生不得布置如此之多作业,罚学生不得目无尊长)

原告:还是我

被告:原告的语文老师

法官:各位编编和创友

通知单:“xx女士,法院已决定3天后开庭,请务必带着您的律师到达。”3天后~法官敲敲手上的木锤子:“肃静!请肃静!原告xxx女士,请把你的诉状和证据公开,由律师代劳。”

原告律师为原告申诉:原告的语文老师作业少之又少,总让原告不满足,不是有人说多练习对我们有好处吗?这简直是被告的失职!

被告律师为被告反驳:什么少?听说你们因为

作业多而头疼呢!再说了,人家学习是靠自己,又不是靠老师,如果原告是给被告读书的话,那她不如在家带着!

法官敲敲木锤子:“请肃静!由于本案因果众多,调理复杂,所以,中场休息!”(广告时间:农夫果园,喝前摇一摇……)法官庄严的坐在高椅上:“请原告出示证据!”原告拿出一作业记录本,清了清嗓子:“星期一:课课通第10课的作业。星期二:生字带拼音组词写3遍。星期三:完成书本课后题目。星期四,完成……”

后果:法官和各位陪审官商量不出结果……(遐想后果:罚被告多布置点作业。罚原告尊敬师长。)

原告:又是我

被告:原告的音乐老师

联合国审讯部:各位编编和创友

电话打到联合国:“喂,请问是联合国审讯部吗?我是中国的xxx,我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审讯!对!好,谢谢!”(眼睛看往2天后→)联合国审讯部部长居高临下,坐往上座:“xx女士,什么事?”我端上上好的龙井茶,一边沏茶一边讲述:“我要告的,其实就是我的音乐老师,她上课从来只让我们唱,自己却无动过口!还声称是喉咙痛,哪有每节课都喉咙疼的?”联合国审讯部部长马上与他的部下们交头接耳起来,大概5分钟后,他说:“女士,可以带你的音乐课老师来吗?我们需要真实!”

音乐任课老师一到,就奇怪的把我拉到一边:“嘿!xx,他们是谁啊?”当我郑重其事的荣重推荐联合国审讯部部长时,你可以想像到老师她的嘴张得多大!联合国审讯部部长问:“MS叶,听你的学生说,你上课老是喉咙痛是吧?”音乐老师笑道:“呵呵,是的,因为当老师很辛苦,一天要给那么多学生上课,上这么多节课!哎呀呀,很无奈!”部长一听,连连点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急忙改口:“可是也要放磁带啊,瞧我们唱的歌――难听像老鼠再开演讲会!”

后果:部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宣布:“师生应该和谐相处!”说完,以每秒0.000000001的速度闪回联合国审讯部的工作楼……(设想后果:罚音乐老师以后上课用磁带。罚我尊敬师长。)

以上罪状完全可以看出某翼对官场的熟悉,恩咳~如果你得罪我的话~(旁白:少听她胡言乱语)


谢谢您,饶老师

敬爱的饶老师:

您好!

我有满腹的感谢和感激想对您说,可是因为学习忙,我一直没有说出来。现在乘写信这个机会,表达我真挚的心意。

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凡是教过我的老师,都说我是个乖巧的女孩子,可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我胆小,课堂上不敢举手发言。因此,每年的成绩单上都写着“希望今后积极发言,改正胆怯这个缺点”这句评语。唉,胆怯成了我的心病。

饶老师,您还记得吗?有一次您叫同学回答一个问题,大家都纷纷举起了手,只有我的手似乎有千斤重,怎么也举不起来。可是这时,饶老师您偏偏点了我的名字,我慢慢地站了起来,心里怦怦乱跳。同学们的目光都投向我这儿,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像火烧一样的不舒服。这时老师您说:“别紧张,慢慢答,答错了我们也不会怪你的。”虽然我知道正确的答案,但是我还是不敢开口,您只好失望地让我坐了下来。老师,我知道您是在给我机会,可是我不争气。在此我要说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老师。”

“六一”儿童节要准备节目,饶老师您又一次给了我机会,让我和七位女生代表我们这个班参加演出。到了“六一”儿童节那天,我非常高兴,但还有一点紧张,我怕跳得不好。这时,老师您拍拍我的肩,和蔼可亲地对我说:“别紧张,你是最棒的,老师永远支持你。”您的话让我信心十足,到了舞台上,我翩翩起舞,演出非常成功,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谢谢您,饶老师!

饶老师,后来您又给了我许多表现自我的机会,慢慢地我大胆起来,大方起来,自信起来。饶老师,是您让我克服了胆怯这个缺点,是您让我学习成绩直线上升。老师,谢谢,谢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师,我一定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长大后好好回报社会。

祝您工作顺利,桃李满天下!

您的学生:皮少男

二00八年七月二十九日


对不起,但又谢谢你

对不起,但又谢谢你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是我欺骗了你。你照常像往常一样送我回家,可我却故意躲避你,让你在校门口淋着雨等了我半个小时;你又照常把你写好的作业放在我这,让我参考,可我又转手让给别人;你又天天送我你叠的纸鹤,我高兴的接受,却又大声告诉你,XX她一定会很喜欢,我也送她几个。。。。。。是我有意这么做的,这么冷漠的对你,我想让你对我彻底的失望,让你忘了我好让我你都不那么痛苦。

终于,我得逞了,你彻底的失望了。当你硬生生的对着坐在你同桌的我说,你在这就是个祸害,你赶紧和别人坐一起去......那一刻,我的心如刀绞般的痛。你不再是如同从前一样,绞尽脑汁,千方百计的找办法当我的同桌。我知道,这时报应,我必须承受。你的面孔已在我的记忆中陌生,语气已在我记忆中生硬。你好像真的不在乎我一样,继续和别的女孩子周旋,呵呵,不愧是“花花公子”,我相信,马上又会有新的女孩子投入你的“怀抱”。这样也好,结束的更干净,利索。当初我对你冷落,不是我的初衷,我是真的不知如何面对你的热情奔放,这些都让我束手无策。谢谢你,让我明白了我是个“爱情的傻瓜”,谢谢你的冷漠让我的计划得逞,让我们之间再次划为0!

美好的日子还要继续,我祝福你,同时说声对不起,但又谢谢你! (责任编辑:齐老师)


“0”的想象

“0”的想象

文 / 范从然 叙事 类作品 朋友,你注意过一个特别的数字“0”吗?在我眼中,“0”首先是失败,是一无所有、前功尽弃。 上个学期,我自认为是在很努力地学习,放学时去老师家写作业,八点半回到家,读英语读到九点钟睡觉。鼓足了劲儿准备在期末大考的时候一鸣惊人。可随知,就在鲤鱼跳龙门的节骨眼上,我却回到了“0”的状态。结果,出事了,期末考试我只得了个73.5和81.5。 不过,灰心丧气之后,我又想,“0”是失败,也是开始。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现在我只有从头开始了!于是,妈妈督促我积累成语,老师要我多阅读课外书,奶奶让我做好作业自己检查,我自己也做课外卷子练习……我真讨厌“0”,所以我期待着“0”带给我新的飞跃。 “0”也让我想到了友谊。好朋友的两只小手拉在一起,成了一个“0”。不过偶尔,两只小手也会分开,那当然是闹别扭啦!我和黄程杰就有这样的时候。那时,我气了黄程杰,黄程杰就不理我了,两只小手也分开了。直到那天放学,黄程杰没带水,渴了,我把水瓶递了过去。他说谢谢。我们小手又拉在了一起,两只小手又变成“0”了。真希望我和同学的友谊永远是“0”。 “0”是皮球。 “0”是赛道。 “0”是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


[sj小说】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四)

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白色的学生制服,可爱的黑色小领带,乌黑的秀发。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哈--该是出发的时候了!花旗,我爱你!!

“希美!韩希美!我来啦!“冰妍把脑袋瓜子探到车外破声狂吼着,拜托@@这丫头难道不要命了啊?

呼呼……还好安全到达。

“妈妈呀!!!!!“我吃惊的叫起来,差点摔倒地上。

“怎么了?这颜色难道不好看吗?“冰妍拨了一下披散着的褐色长发,冲着我风情万种的摆了个POSE。怎么看这女的都像个老不正经的--^

“不……不是……不是不好看……是我没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时……一时无法承受。“

“唉!昨天给你打手机都没人听,害的我只能自己去SHOWTime。那帅哥发型师说这种褐色比较适合我。“

“嗯……嗯……适合适合……就是白色都适合你……哈~新版白发三千丈。“

“你去死!!“

“对啊……希美啊,你的发质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染发呢?如果你染发了一定很漂亮。“冰妍坚定地说。

“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如果染成你那德行,我看这种漂亮不要也罢。我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伯父竟然同意你来花旗念高中,很不可思议耶……有一定的风险度,嗯嗯!!“

“你现在这种表情很欠揍你知道吗?!“我一巴掌拍向冰妍的脑门。

“哇-0-SoBeautiful、Sogreat、Sopretty!!“

“极品级美女啊……“

“光滑的肌肤,红润的脸蛋,修长无瑕的美腿……“

几个垂涎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晕。色狼!色魔!色狂!我在心里大骂了三声,还TMD是全德瑞最顶尖的重点学校呢,全部都是放屁。花旗怎么允许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啊?“童话圣地花旗学院“的梦幻称号在我的心中大打折扣。

“你们欠……“

“算了,第一天报到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我连忙低声拉住冰妍“装作没听见,不会吗?“

“可是……“

“好啦,忍住啊,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爸爸让我来这里念书的。如果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惹事,爸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我转学的“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冰妍,说是恳求,其实还是威胁多一点的。

于是,我和冰妍看是参观花旗。

“对了……今天开学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班上?现在感觉我们好像是来游园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恶化的严重性后果应该可想而知。

“现在几点了?“冰妍非常冷静的问我。

“差一刻十点“

“老师要求几点到校?“

“8点半……“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妈的!!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快跑吧……“冰妍拉起我就向我们被分到的高一(13)班开始狂奔,天啊……这么说我们竟然在学校里欣赏风景欣赏了1个小时15分钟?

“同学们可以叫我小冉姐~^^不过在有别的老师面前还是要叫夏老师喔~“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随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叫小冉姐干什么!叫冉冉就好啦~这样才亲密嘛!“

“美女小冉冉,你的QQ上是多少?“

“小冉姐姐,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既温柔,又漂亮……这样我们上课就不愁没趣啦!“教室内的声音不断的飘出窗外。

“冰妍啊,现在怎么办?“我小声地问身边的冰妍。

“我看着老师脾气应该不错,不然我们进去吧……反正迟到这么长时间,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班的帅哥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哈哈“晕-- 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花痴的本行。

“哼,没准给帅哥留不下深刻的印象,倒是给青蛙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到时候那烂摊子看你怎么收拾“我幸灾乐祸的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了。Let“s go!“

“报告!!!“晕,声音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真服了你了!!若冰妍小姐。我一直躲在冰妍的身后,拜托大家……我和这个疯子绝对不是一伙的。

“若冰妍同学?身后的那位应该是韩希美同学吧?为什么躲在后面呢?“老师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紧紧的标住了我,我一步一步的开始现身。露出献媚的笑容。小碎步碾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哇!!!!homydog!“

“玛丽莲梦露……!!“

“维纳斯……我的梦中情人……“

“美的冒泡……!!“

“简直是仙女下凡……超凡脱俗,美若天仙,婀娜多姿,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不愧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色狼们,谢谢,谢谢夸奖。

“两位好象迟到了很长时间!!!“老师微笑着说。好漂亮的笑哦,好像我的亲姐姐一样


转角遇见了你

你在奔跑,你也在流逝,一点一点的逝去,转角,我遇见了你,你给我带来了人生的希望,带来了我人生的欢乐。我多想抚摸着你的脸庞,说声谢谢。

--题记

我是一个在外的大学生,现在就读北京大学。

记得那次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嘴里叼着一根小草,穿梭在人间。

我走在一条小巷,这里四壁发黄,到处都是裂痕和杂草。现在是冬天,天冷的出奇,谁都不想多呆一秒钟,也是啊。我看看路,嗯,再走几个转角就到了。

我看着飞舞的白雪,看着天空的一轮皎洁的明月,有点想家了。天空是那么黑,只有几颗星星伴着月亮在闪烁。我想家人,想家里的一切,我独自坐在冰冷的街,守望者一望无际的夜,身边也只有寂寞相陪。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我们在转角遇见,我看到了你,你就像一位天使出现在我眼前。

永远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

周围万籁寂静, 她笑咪咪地弯下腰,说:“嘿,在干吗呢?”她好漂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感觉;她的声音很甜,每说一句话,都像甘泉流进心间。我下意识地回答道:“没事,请问你是?”她望着天空,又弯下腰:“丽莎,你呢?”“黄靖山。”“呵呵,你现在一定很无聊吧。”我说:“对啊,我很想家。”她说:“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抬头看看月亮,也许就不会那么伤心了吧。”说着甩了甩头发,昂起头看着月亮,“虽然你们不在一起,但你们看到的仍然是同一片天空,你说呢?”我看着看着,好象看见了母亲,他在月亮那头看着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甜甜的,浓浓的,浓浓的糊在心头。

我曾经去过寺院,在那里,我也看到了你。

你跪在地板上,手里拿着香,祈祷道:“请让她多活三分钟吧,请让老师拖课三分钟吧......”说完,她起身,鞠了三躬,就走了。也许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我了吧:“嘿,你好啊!”我说:“嗯,好巧啊,你为什么许那种愿望?“她沉默了一会了,吐了吐舌头:“不告诉你!”“切......”

她好像每天都在外面,她每天都在街上穿梭,难道她没有朋友吗?

一次我上街,看到她在体育场跑步,就问她,你到底是谁!

她也没有回避,说:“时间。”我下巴像脱臼一样下垂,OH ,开玩笑吧,原来这几天我都在于时间打交道!她也没说话,还是继续跑,也许,她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吧。

她很孤单,她没有朋友,每天只是绕着城市奔跑,再奔跑,时间是一个寂寞的孩子。她从来不会为了别人浪费0.0001秒,因为她本身就是时间。

知道了“真相”以后,我们彼此之间不再向从前哪样没有隔阂,我们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就算见面也不说话。

在那之前,她给予了我许多鼓励,我的生活也因为有她才精彩,我很期待,哪天,在我转角的那一刹那,能看见梳着长发的你,出现在我面前,再和我讲那些有趣的故事。你给我的人生带来了无数的乐趣,我多想抚摸着你的脸,说一声:“谢谢。”


Repeat n;0 until n

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坠落人间的天使,已不再是天使,但是,他,仍可以,做天使。

题记

“妈妈,那个姐姐的橘子掉在地上了。”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过。转头一看,一个着装跳跃的小女孩捡起那个橘子给了我。顿时,无言以对,只会无厘头的说谢谢。看着女孩灿烂的微笑,那般天真,那般纯洁,那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原想的高兴,没有那所谓的嘴角一丝上扬?

风儿吹过,鸟儿飞过,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自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好笑,这个社会除了那些新生,还有谁可以去为你弯下腰捡一个微不足道的橘子?

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到了海边。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

让这个画面感觉不协调。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看着手中的沙子,随风而去。如果我可以,也要和它一起去飞。或许,我和这个世界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坦白面对面。

遇—见

“你在看海啊。”

转过头,没有表情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认识你吗?”一脸不屑的我很自然地走了。

“喂!喂!那个,那个人,怎么莫名其妙!”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冷冷地一笑,莫名其妙?真是搞笑!

再—见

“同学们,这学期新转来一位同学。现在让他来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以轩。呵呵,以后就是同学了,互相帮助哈!”

这个声音好熟悉,记得在哪里听过。脱离刚才的小四,目光在四处游离。忽然间发现,我和他四目相对,不禁心里一颤。他冲我微笑,还给他的,依旧是漠然。

他走了过来,看着我旁边的空位,大声地喊到:“老师,我坐这!”我开始冷笑,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做一起。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灾难。

“好高兴啊!又碰见你了!咱们俩好有缘阿!”

“我认识你吗?好奇怪。”随手插上了耳机。

“等一下……”莫名地看着他,只是听见他继续说道,“就是那天,在海滩上……”

“对不起,我对不美的事物从不留下任何记忆。”话音刚落,我便抱着小说走出教室,留下的则是一片唏嘘。

“尹奕!你站住!”

“尹奕,你听见没有!你以为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明白吗!”

逃避?选择?我愣住了。时间或许在此时停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眼泪立刻决堤。第一次尝到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又有一丝苦涩,感觉好像卡珀奇诺。呆滞了一刻,才发现自己在犯傻。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作为一个被拔光羽毛的天使……

天使,好陌生的词。自从被人类拔光我的羽毛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自己还是个天使,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回到天堂。不过,人类在拔掉我的羽毛的同时,也在拔掉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光之翼的力量。

继续走自己的路,在这个世界,尽管我对它没有好感。冷漠是我的招牌,替我抵挡了人世间的喧哗。

看着秋风中舞动的落叶,潇潇洒洒,可是,再美也是剥离枝头的痛。

“奕,你没有痛,也不能有痛,知不知道?”问声望去,又是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痛,你怎么能了解我的痛?我和你是不同的。”

“我……总之,我了解,真的,我真的了解。”

“你慢慢了解吧。我走了。”

“奕……”

挥了挥手,甩了甩头发,向教室走去。只是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阴冷的笑容,滴血的心,是我的全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忽然发现,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因为,我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只剩下颓废的痞子精神。

窗—外

“放学后,到枫叶林等我。”

落款为安以轩。

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第六感觉告诉我他不像是个常人。感觉像是……。

怎么可能?不要胡思乱想了。放学去了就会知道了。

……

枫树林。

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找不到


老师离开的三分钟(片段)

老师离开的三分钟(片段)老师离开的三分钟(片段)“我先出去倒水,你们好好地做题别说话。”老师拿着水碗离开了教室。李子康高兴得手舞足蹈,同桌也忙得不亦可乎,一会和前桌闹,一会和后桌聊,我逗他道:“你的业务真忙啊!”“谢谢”你当我夸你呢!”李春雨正在那里听歌,一边听一边哼唱,虽然有点跑调,但是还自我陶醉,谢宇鹏正在前桌的衣服上勾勾抹抹,后桌问他在干什么?谢宇鹏说:“我现在是一名画家,成为大画家谢大师,想要签名后面排队!”我看意林津津有味,一个大致团从空中而落,我打开一看是王岚的求助信:“你好,李小姐,我冒昧地问一下美好的反义词和离开的反义词是什么?还有还有不积跬步的下一句,是什么?我回答道:“只要智商不低于0.10000000......(后面省略一亿个0)的人都会!”王岚收到纸团一看,嘴变成了0型,脸脸色苍白,把纸团成一团,向我飞来,正在这时老师静静地走进教室,王岚那优美的动作马上进入了老师的视线,李子康,李春雨,谢宇鹏,也都变成了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名副其实的两面派。

------分隔线----------------------------
老师谢谢你作文500
鸿运彩票计划群 威尼斯人彩票计划群 中华彩票网 极速赛车有软件计划吗 第1彩票计划群 宏发彩票计划群 广西快3计划 众盈彩票APP 创盈国际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